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1274章 闷不吭声啊

秋末忽冷忽热,适当喝点汤。

排骨汤,西红柿蛋花汤,紫菜汤,青菜豆腐汤,这些汤简单好做,可以经常出现在家里的餐桌上。

鱼汤有营养,都说吃肉不如吃鱼,但是做起来考究,有必要好好学一下。

…………

周莹明显恍惚了一下,这跟她从小的认知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师父说的也没有错。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师父,那又怎么去分辨那人是否大奸大恶,或者他能否改过自新呢?”

“自然要靠你自己的判断还有让时间去证明,唯心而已。”

叶清淡然的说道,若是恶人在她的救治之下,变得更加为非作歹,她不介意亲手了断他的性命。

周莹看她,没有说话。

这时,叶舒云带着果儿还有濮阳察跑了出来。

“你个臭丫头又跑哪里疯去了,整天不在家,懒不死你……”

这时杨氏从外面回来了,习惯性地看见叶芳就要骂几句。

吱呀一声,叶平从屋里走了出来。

杨氏见到他,这骂声就生生地噎在了喉咙里。

叶平走了两步,瞅了一眼杨氏挎在手上篮子里的青菜,没好气的说道:“娘,快去做饭,我饿了。

给我煮一碗鸡蛋面条,天天吃青菜萝卜,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这些日子,家里连肉都吃不上,可叶平一反常态的闷不做声,他觉得老爹为了他的事愁白了许多头发。

“一千两”的事儿还压在他们父子心里,没敢和娘说出来,所以对吃不上肉,他无话可说。

杨氏恶狠狠地瞪了叶芳一眼,叫道:“帮我去烧火。”说着转身要进厨房。

叶芳撅了一下嘴巴,看着杨氏嚷嚷道:“娘,今晚不用烧饭了。

叶清带着她相公回门了,要请咱们家的人今晚都去吃饭,五叔和叶熙也都在那儿。”

杨氏放下手里的篮子,怔了一下,目光闪了闪,却是扯了下嘴皮子道:“你说那胖丫头带着她相公回来了,请咱们过去吃饭?”

“是啊,下午我遇见她了,她亲口和我说的。”叶芳高兴的点头。

叶平心里不高兴,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讥讽道:“她不是卖给一个老头子当冲喜娘子去了吗?

居然还能回来请咱们去吃饭,让我去见一个老头子的堂妹夫,我脸可没那么大!”

叶芳瞪了叶平一眼,“哥,你瞎说什么啊?

我告诉你,我下午都问清楚了,韭芽妹妹可是嫁了一个十六岁的秀才呢,还是崇安大户钱家的二少爷。

她今晚要请客,就在镇上最大的全福客栈呢。

话我都带给你们了,要不要去随你们!反正,我是要去的。”

杨氏和叶平听了叶芳的话,却都怔住了。

母子二人互视了一眼,都有点心动想去看看。

不为了吃的,也想知道叶芳的话是不是真的?

那胖丫头,能嫁那么好的人家?

他们有点不信。

杨氏看着叶芳怕没听清楚,又追问了一句:“你这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你们不愿意去,我就一个人去了?”叶芳抬着下巴说道。

“成松,文良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杨氏突然转头问道。

李成松马上回道:“回岳母的话,岳父说今晚有点应酬,晚些回来。”

“又有应酬?”杨氏一听,就沉下了脸,这些日子叶文良早出晚归的。

也不知道他在忙个啥,没有给她家用不说,连话都说不上两句。

问多了,他就板着臭脸。

杨氏已经疑心了很久,可是也没听到或者发现叶文良有什么别的女人的事儿!

这就更让她不安起来,从儿子叶平那儿也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让她心烦。

见杨氏愣在那儿,不搭话,叶香有点急的说道:“娘,反正您还没做饭,要不咱就去五叔那儿看看去?”

杨氏抬头看了下叶平,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今天就算了,韭芽那丫头要真是回门,也算是正经事。

按道理他们要亲自上门来邀请咱们过去才是,现在这样随便叫芳丫头过来传个话,不像样。

反正这顿饭跑不了,她要懂礼数就按规矩来,到时候你们还怕没得吃啊。

还有,叶芳你给老娘听着,我们不去,你也不要去!

你是有多馋啊,还要一个人去,少给我们家丢人现眼。”

屋里人听见杨氏这么一说,明显都失望起来。

特别是叶芳脑袋都耷拉下来了,嘴里咕哝了一句。

“芳丫头,我的话你就不想听了是吗,你翅膀硬了?”杨氏身子向前倾,伸手捏住叶芳的一只耳朵怒道。

叶芳吃痛,脸色立刻就灰了,用手弄开杨氏的手指,嗷嗷叫道:“不去,就不去嘛,娘您别捏我耳朵”。

“给老娘,乖乖烧火去。”杨氏脸色不善的吼道,说完又扫了一眼叶香夫妻,“你们也别偷懒,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麻溜点。”

叶平眼珠子转了一下,暗想要是那叶清真的嫁了个大户人家的少爷,或许能帮上自己的忙。

一千两银子的事儿,他不知道爹现在到底凑够了没有,也不敢去问。

其实,他知道爹一个人去哪儿了,这几天爹都没有和人去应酬,而是一个人去喝酒解闷去了。

……

叶文军一家,俩个胖小子正支起窗棱趴在窗户那儿看吵架。

叶文军也探出脑袋朝叶江氏屋瞥了一眼,然后伸手拉住正要走出去看热闹的肖氏。

瞅着兴致勃勃的肖氏,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乐乎个啥劲儿?这个时候冲过去找骂是吧?就站这儿瞅着,等爹出来。”

肖氏低下头来,不敢再朝外走了,小声对叶文军说道:“没想到,老五真的不同意这事,居然破天荒的跟娘吵架了!”

“我早说过了,五哥不会同意的,只是没想到他敢这么跟娘争论,以前倒是我小看他了。”

叶文军瞅着现在跟一只斗鸡一样的叶文山,眼眸闪过复杂的光。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叶文山就是命好,娶到了一个能干的媳妇。

原本爹以前是打算把宁雨夕嫁给自己的,后来倒给老五抢了,这事他还暗恨了老五很久。

以前是自个脑子不太灵光,自从两天前去跟人赌了两把,喝醉了掉进沟里。

爬出来以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脑子开窍了,很多看不明白想不明白的事忽然就全都懂了。

叶文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就多了很多东西,他把这些当成是菩萨显灵了,把他小时候聪明的脑袋还给他了。

也是因为这样,他整个人忽然就沉稳了许多,也更会审时度势了。

……

叶文山缓过气来,捂着胸口咬着牙道:“娘,你们背着我把韭芽的亲事换了就算了,还把我女儿卖到钱家准备配**。

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把她推进火炕里啊?”

叶江氏见到老五面色青白,似乎真是被气病了的样子。

怔了一下,她眼神有些闪躲,但随即开口:“什么火坑,什么**,说得那么难听,那钱家的小公子又没有死。”

叶文山嘴唇颤抖着还想再问,就在这时,叶老头住的房门吱嘎一声开了。

老头手里拿着一根黄铜做的烟锅子,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冲着急火攻心的叶文山吼道:“一回来,就听见你吵吵。

你还是个教书先生呢,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头了,有做儿子的这么跟娘说话的吗?”

说完,叶老头板着一张黑瘦的老脸,拿着烟锅子在叶江氏屋门上又敲了敲,转过头就怒目瞪着叶江氏,厉声道:“还有你!

一个大老娘们,跟自己儿子站在房门口吵架,很好看是吗?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呐!

败家娘们,把我们老叶家的脸丢尽了,你们要说什么到屋里说去。”

“呃……等会再去吧,他们一共有多少个人?”叶清问道。

“一共八个人。”

“这么多?”叶清对四伯父一家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她的印象里,似乎四伯母只生了两个儿子?

钱山伯说道:“四个大人,两个半大小子,两个姑娘。”

叶清想了一下说道:“哦,既然来了这么多位,那晚上就让客栈掌柜给咱们院里多准备一桌饭菜吧。”

另外,她还让钱山伯叫人多准备些清淡些的菜,天气热,她也吃不下太油腻的东西。

吩咐完,叶清和钱君宝就去屋里洗了脸和手,又换了干爽的衣服,才和他一起去花厅见四伯母他们一家。

进了花厅,里面的人见到叶清和钱君宝,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妇人就迎了过来。

这是一个俏丽的小妇人,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长裙,长及曳地,上面绣着白色的小梨花。

袖口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同样绣花的束腰,垂着一个小小的香袋。

益发显得她的身姿如柳,发式梳得半圆鬓,油光水滑的,前额发丝貌似无意的斜斜分开,插着一枝碎珠发簪,余一点点银子的流苏。

她身边还牵着一个小童,那小童五六岁的样子,长的眉眼俊秀,头上扎了个冲天小辫。

其余地方都剃了,眼珠子黑溜溜,双眼皮儿蛮大的眼睛,看着就鬼精鬼精的,一副淘气的模样儿。

她见叶清一副愣神打量自己的样子,便笑意盈盈地对叶清说道:“你就是叶清妹妹吧,之前听五叔提起过你。

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嗳哟!瞧我,我忘说了,我是你叶星堂哥的媳妇儿曹莞宁,这是我儿子,乳名叫小牛,大名叫叶添禄!”

说着放开牵着儿子的手,又伸手在鬓间,抹抹平整,唤了一声钱君宝:“妹夫”。

她说话温温柔柔的,看着挺贤惠的模样,可叶清对叶星其实观感不好,唯一的记忆就是这个五堂哥似乎是个年轻的酒鬼。

特别会喝酒的那种,而且每次都要喝过瘾了,喝醉了的那种……

叶添禄骨碌转着黑眼睛,跑到叶清的跟前,嚷道:“你就是那个韭菜姑姑啊,我还以为你变好看了哩,原来还是跟我爹说的一样是个胖丫头啊。”

曹莞宁闻言,脸色一下变了,轻飘飘的拍了一下儿子的脑门儿,“小牛,你胡说什么啊?快叫八堂姑还有姑父。”

“哦……八堂姑。”叶添禄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

叶清瞧着他那不安分又撇嘴的模样,心道:“这肯定是个熊孩子,幸亏现在吴丽敏不在这儿。”

她也不多话,规规矩矩地对曹莞宁唤了声:“五堂嫂!”

钱君宝只是朝她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曹莞宁也很守规矩的样子,没有多打量钱君宝。

曹氏笑眯眯地应了,走了两步,回头对叶清道:“八堂妹,妹夫。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婆婆,还有她的两个孩子,他是江大奎,这是江二凤。”

婆婆?

孩子……

姓江!

叶清懵逼的看着坐在厅里上座的那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还有她的一双儿女。

此刻那女人正低头和自己的儿女说着话,也没抬头看看叶清和钱君宝。

而江大奎看着蔫蔫的,嘴唇有点白,江二凤精神还可以,眼睛咕噜噜转着,没说话。

叶清一下对这女人没什么好感。

这算什么?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她的四伯母应该姓谭才对啊!

是川州人氏,只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叶星,今年二十刚到,还有一个叶金,今年十四,比叶清小两个月。

难不成四伯父纳了小妾?

还是个带着儿子和女儿改嫁过来的?

可曹莞宁称呼这女人为婆婆,那就不是小妾才对。

叶清有些诧异的看着曹莞宁问道:“我四伯母谭氏呢?”

曹莞宁一边招呼叶清和钱君宝坐,一边对她说道:“你还不知道?

你原先的四伯母谭氏听说和我公公合离了,改嫁给了一个越州布商。现在我的婆婆是公公春节时候新娶的,姓罗。”

合离?

改嫁……

叶清回过神,才面对罗氏淡淡的喊了一声:“叶清见过四伯母。”

罗氏这才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叶清,只见这罗氏长得浓眉大眼的,皮肤有些黑。

面相看着也有些冷,特别是那一双浓眉,显得比男子还英气,只是虽然看着像是个爽快人,但也不知道性格是不是这样的。

她嘴角动了一下,笑着对叶清说道:“八姑娘,不好意思啊,我儿子和女儿今天人都有点不舒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暑气还没好,刚才招待不周,你和你相公千万别见怪。”

叶清扫了一眼江大奎和江二凤,淡笑道:“没事,若是他们不舒服,就先回屋里休息一下,我让人给他们安排房间。”

“也好,不过房间你爹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我这就带他们过去。一会再过来。”说完,还歉意的看了一眼叶清他们。

很快罗氏就带着一双儿女离开了花厅,叶清微微皱了皱眉。

看来这罗氏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种爽快人,若真是?

她的儿女人难受,也不用在花厅里等着自己了,和自己说一声也就行了。

或许,是碍于面子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要先见一见她和钱君宝再离开?

可见了面,江大奎和江二凤也没和自己说上一个字的话啊?

还不如不见呢……

不过,叶清也没真把这事放在心上,别说现在的罗氏了,就是以前的谭氏。

其实她也是没什么印象和观感的。

说是至亲,反而显得有些像是陌生人,还不如她和村里的邻居廖大婶的感情呢。

很快菊香就端来一壶热茶过来,给叶清和钱君宝上了茶,就站在叶清身后。

叶添禄这会儿正这儿瞄瞄,那儿望望,过了一会儿,他跑过来拉了下曹莞宁的手说道:“娘,我饿了,不想喝水了。”

叶清便对菊香道:“你去厨房拿点咱们做的南瓜饼过来吧,还有问问老管家,客栈那边的人把饭菜准备好了没有?

若是好了,就直接让他们把饭菜布置到这花厅里来。”

菊香应了一声,去厨房先弄了一小碟的南瓜饼过来,南瓜饼只有三个,也就是让这小子打打牙祭罢了,然后她转身找老管家去了。

叶添禄一见到南瓜饼,就直接把碟子抱进了自己怀里,像是护食的母鸡一般,连曹氏让他把碟子放在桌子上,他都不肯。

叶清端着茶碗,喝了一口茶水,她又看了一眼曹氏,觉得自己似乎和她没什么话题好说的,于是问道:“怎么没看见叶金和叶星堂哥?”

“他们都在和五叔聊着呢,一会儿就会过来吧。”曹莞宁拿着南瓜饼喂着自己儿子说道。

这南瓜饼虽然凉了,不是刚油煎起来的,但闻着还是有淡淡的香气,她也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饼,有些想吃。

喜欢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请大家收藏:(www.tsmxs.com)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听书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最新章节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全文阅读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txt下载 - 凤韭的全部小说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听书迷小说

猜你喜欢: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丧尸不修仙金枝夙孽世宦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喜上眉头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炮灰晋级计划书特工狂妃权门贵嫁富贵盈香非主流清穿猎户家的小娘子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神医嫡女欢喜记事画满田园六宫盛宠:庶女为后齐欢颤抖吧,渣爹神医凰后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完本推荐: 超级教练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全文阅读圣手狂少在校园全文阅读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全文阅读禁域全文阅读我和美女市长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恶鬼保镖全文阅读魔法工业帝国全文阅读重生之封神演义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大唐虎贲全文阅读网游之巅峰帝皇全文阅读武神无敌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今晚无眠全文阅读从仙界归来的厨神全文阅读我的庄园全文阅读一生抗韩回头太难全文阅读美利坚之山林称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的不开挂诅咒之龙韩娱重生之月光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我的老婆是皇上吞天龙王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红色莫斯科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剑神在星际1627崛起南海奶爸至尊混在帝国当王爷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大明文魁重生之绝世武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那年夏天,栀子花开我有无数神剑星际之全能进化重生异界当帝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强弃兵医统天下:魔尊,怕不怕玩宝大师动力之王高魔地球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txt下载手机版 - 凤韭的全部小说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听书迷小说移动版 - 听书迷小说手机站